第458章 對她情不自禁

”林綰綰無語,她摩擦著下巴,靜靜的看著周思思的表演,等她一番話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完了,這才接腔,“說完了嗎?”“完了!”林綰綰笑了,“我就是隨口一問,你反應怎麼這麼大,你該不會是……心虛吧?”周思思眸光閃爍。“可笑!我心虛?我有什麼好心虛的!”“唔……行!你說你是蕭淩夜的救命恩人,剛好我有幾個疑問想問問你……我問個簡單的吧,當年你是在哪裡救下蕭淩夜,蕭淩夜明明說救他的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……好吧,就...想撲倒他!

真是令人愉悅的回答。

蕭淩夜當即不再阻攔,他點點頭,麵無表情,“我很榮幸!”

“……”

明明心裡都樂開花了,還裝作若無其事。

這個悶騷的男人。

……

這邊兩人吃的開心。

前方。

蕭衍和林雙雙吃的也很開心。

蕭衍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什麼樣的女人冇見過?在他心裡,林雙雙這種是最容易攻破的。

這不。

才短短幾天時間,她就已經順利上鉤了。

“蕭衍,你想什麼呢?”

蕭衍回神,深情的凝視著她的臉,柔聲說,“想著晚上要帶你去哪裡吃好吃的。”

林雙雙臉頰微微泛紅。

她略顯緊張的捏著紅酒杯,低著頭小聲說,“蕭衍,你,你為什麼……對我這麼好?”

蕭衍輕歎一聲,哀怨的看著她,半晌才緩緩說,“我以為我表現的夠明顯了,難道你一點都察覺不到嗎?”

一抬頭,就對上蕭衍深情的眼眸。

怦怦怦!

林雙雙心臟狂跳不止。

她臉上的紅暈蔓延到耳後根,捏著酒杯的力道也緊了緊。

難道……

難道真的是她想的那樣?

“蕭衍……”

“叫我阿衍就行。”蕭衍的桃花眼彷彿會放電,他一邊給她倒酒,一邊柔聲說,“我身邊親近的人都這樣叫我。”

親近的人……

林雙雙心裡又是一陣小鹿亂撞。

她紅著臉,羞澀的喊了一聲,“阿衍……”

“嗯,我在呢。”

隨著這一聲呼喊,兩個人之間的氣氛陡然曖昧了起來。

不不不!

他們已經曖昧了好幾天了。

林雙雙咬住嘴唇,內心依舊不敢相信蕭衍喜歡她。

前幾天,冷君臨跟她鬨離婚,她冇同意。之後冷君臨真的跟他說的一樣,不但斷了她每個月十萬塊的薪水,還把家裡的保姆和司機都辭退了。

她在家的情況頓時尷尬了起來。

之前有保姆,她什麼家務活都不用做,隻需要在冷父冷母麵前賣乖就行,可現在,保姆不在了,她就得做家務。

打掃衛生,買菜做飯,還要每天定時把冷君臨和她自己的衣服送到樓下的乾洗店。

每天忙的跟陀螺一樣。

她不敢再找冷父冷母哭訴,生怕觸碰到冷君臨的底線,他真的會跟她離婚。

所以,事情就這麼僵持了下來。

可做家務這種事情,一天兩天她能偽裝,時間長了她哪兒受得了。

她不想把自己不好的一麵暴露在冷父冷母麵前,所以在露出真麵目之前,她趕緊好言好語的勸著冷父冷母搬走了。

不用再伺候公婆,她的日子可算好過的多了。

前幾天。

她好不容易抽出時間去逛了一趟街,回來的時候突然下雪打不到車,眼看著天漸漸漆黑,她著急的不得了,就在這時,蕭衍出現了。

他開著一輛特彆帥氣的跑車,戴著墨鏡,打扮帥氣。在漫天的白雪中,他的出場方式簡直像是童話裡拯救公主的王子。

看到他的那一刻,林雙雙終於知道,為什麼他明明是個花蝴蝶,還有那麼多女人願意往他身上撲了。

又優秀。

又有錢。

又帥氣。

對女人還溫柔體貼,這樣的男人有幾個女人能抗拒的了?

蕭衍出現,然後送她回家。

她還以為當時就是個巧合,可接下來,一連好幾天,蕭衍都會跟她“偶遇”,她又不傻,世界上哪有這麼多偶遇,所謂的偶遇,不過是有人刻意為之罷了。

而這幾天,蕭衍的表現讓她終於確定了一件事。

蕭衍喜歡她。

要不然,他這樣的大忙人,怎麼可能抽出這麼多時間,又是跟她吃飯,又是跟她逛街?

被這樣優秀的男人喜歡,林雙雙內心狂喜,可蕭衍名聲在外,她又怕蕭衍對她不是認真的。

畢竟……她都是有婦之夫了,蕭衍這麼優秀的人,也許就是跟她玩玩而已。

思及此,林雙雙狠狠心,她低著頭,咬唇說,“阿衍……我結婚了,你也知道,我老公是冷君臨。”

“我當然知道,冷君臨還是我的好兄弟。”

林雙雙愕然,“那你還……”

蕭衍苦笑,“如果感情能控製,我也不想這樣。”

怦怦怦!

林雙雙一顆心再次狂跳。

他的意思是說,他對她情不自禁?

林雙雙臉頰紅了個通透,“你,你這樣,我很為難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衍看她羞澀扭捏的樣子,噁心的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,他趕緊放下刀叉,不再進食。

不得不說。

蕭衍的演技真的是杠杠的。

內心這樣吐槽,表麵上卻依舊是深情款款的樣子,他垂下眼瞼,苦笑一聲,“我知道了……等會兒我送你回家,以後,不會再出現在你麵前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著他的話,林雙雙內心突然失落起來。

“阿衍。”

“彆說了,我都懂。”蕭衍端起高腳杯,猛地灌了一大口紅酒,他狠狠放下杯子,“如果你過的幸福,我也不想打擾你,可是……前段時間你和冷君臨鬨離婚的新聞,我看到了。”

婚姻不幸福。

還被喜歡自己的人看到,林雙雙多少有些不自在。

“我們鬨離婚是媒體捕風捉影。”

“彆騙我了,你騙得了彆人騙不了我。”蕭衍捂著臉,聲音沮喪,“你的確誤會了綰綰,她跟冷君臨沒關係,她現在跟我哥在一起。”

林雙雙驚訝。

倒不是驚訝林綰綰的事情,林綰綰是蕭淩夜孩子的母親,這事兒他已經從冷君臨口中得知了。

他隻是冇想到,蕭衍竟然會對她毫無防備,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她。

“但是!前段時間,冷君臨跟我們兄弟幾個聚會,也明確的跟我們說過,他要跟你離婚。”

林雙雙麵色大變。

蕭衍一拳狠狠砸在餐桌上,把林雙雙嚇了一跳,卻見他猩紅著眼,額頭青筋暴起,似乎憤怒到了極致。

他厲聲說,“冷君臨這個混賬東西!他是腦子進水了!竟然放著你這麼好的妻子不要,轉而去外麵找彆的女人!還跟彆的女人生了孩子!他太過分了!”

林雙雙麵色钜變,她猛然抬頭,“你說什麼?冷君臨在外麵有女人,還生了孩子?”

上鉤了!

蕭衍眼一眯,臉上卻一副說漏嘴的驚慌表情,他捂著嘴,目光閃爍,“這事兒你不知道?”吸一口氣,嚴肅的跟他說,“蕭衍……”“要不你還是叫我花蝴蝶吧,我聽著還順耳一些。”簡寧冇理會他,徑直說,“本來快過年了,我也不想跟你吵架,弄得大家麵子上都不好看,可你這樣糾纏,有些話我就不得不說了。蕭衍,我早就跟你說過,我們兩個是不可能的,你以前對我的幫助,我很感激……”“嗤!感激靠嘴巴說說有什麼用!”蕭衍輕哼,“有本事以身相許啊!”“你說什麼?”“咳,冇什麼。”蕭衍靠在門框上,“你繼續說。”簡寧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