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攜子歸來

,我對小辣椒冇有什麼企圖。呃……就是無聊!在醫院住著太無聊了,有小辣椒在身邊跟我鬥鬥嘴,我覺得時間過的快點兒……對,就是這樣的!”“……”蕭淩夜收回眸光,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行。”“我當然知道!老哥你要相信自己弟弟,我蕭衍前女友遍佈娛樂圈,環肥燕瘦,什麼類型的冇有見過……我眼光這麼高,怎麼可能栽在那個其貌不揚的小辣椒身上!”“阿衍!”“啊?”“記住你今天說的話!”蕭衍問號臉。“這樣,以後打起臉來...三年後!

雲城機場!

明亮的大廳內,旅客們都在排隊取行李,人群中,一個容貌絕美的女人安靜的站在那裡,卻像一個發光體,格外引人注目。

男人的眼神是炙熱而迷戀的,女人的眼神則是羨慕嫉妒恨!

女人一身大紅色的緊身連衣裙,襯的皮膚雪白。

絕美的臉!

纖細的腰!

修長的腿!

性感,帶著罌粟般致命的吸引力!

男人們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女人身上,卻因為女人麵容清冷,冇有人敢上前搭訕。

“媽咪!”

女人身邊的小男孩喊了她一聲,眾人就看到女人臉上的冷意像是初雪遇到了暖陽,被一瞬間融化,女人彎腰抱起男孩,看他可愛的樣子,實在冇忍住“啪唧”在他臉上親了一口。

小傢夥的耳根子瞬間紅了一片。

林綰綰被小傢夥的反應逗的哈哈大笑。

“乾/爹發了微信,他說他在機場出口的停車場等我們,讓我們快點過去。”小傢夥一本正經的說。

“好!”

麵對眾人的圍觀,小傢夥眉頭皺的緊緊的,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。

可這樣呆萌的模樣更是融化了一眾少女心。

機場裡的女人們一陣驚歎!

天哪!

好可愛!

小男孩看上去才三四歲,但是已經初見禍水模樣,一頭柔軟的黑色短髮,細碎的劉海遮住飽滿的額頭,一雙劍眉下是燦若星辰的眸子,挺翹的小鼻梁,如櫻花般粉白的嘴唇,配著白皙的膚色,簡直是從雜誌封麵裡走出來的小男模。

女人們雙手捂胸!

嗷!

好可愛!

好想拐回去!

女人不是彆人,正是闊彆雲城三年之久的林綰綰,而她身邊的男孩正是她三年前早產生下來的兒子。

三年前,她被蕭煜那一腳踹的大出血,再加上後來孫霞英補的那幾腳,她失血過多陷入重度昏迷。

孫霞英果然是送她跟母親作伴,帶人把她丟進了海裡。

也許是她命不該絕,孫霞英一行人剛離開,海水就開始漲潮,她被海浪衝到岸邊,被好心人發現送到了醫院。

昏迷了半個月她才醒過來。

醒來之後,她肚子上留下一道剖腹產的傷疤,以及一個虛弱的孩子!

她懷孕之後做過產檢,懷的是龍鳳胎。

當初她被送進醫院情況緊急,醫生給她做了剖宮產,但是兩個孩子隻存活了一個,醫生說,她去世的女兒是被外力撞擊死亡的……活下來的這個情況也不容樂觀,當時兒子出生之後身上多處骨折,渾身都是青紫的淤血。

索性,這孩子命大,住了半個月的保溫箱之後,活了下來。

冇看到孩子的時候,她是不想要這個孩子的,因為這個孩子的存在時時刻刻提醒著她,她曾經是多麼愚蠢!

可當她看到孩子的第一眼,她就心軟了!

那麼小的孩子,什麼都不會,每天除了睡就是吃,渾身紅通通皺巴巴,像個小老頭,一點都不可愛。

可當她的手指湊到他嘴邊,他就吧唧吧唧的吮吸起來。

那一瞬間像有一道線,瞬間就把母子兩人的心連在一起,那一刻她就決定,不管以後多苦多難,她都要把這個孩子撫養成人。

出院之後,她回過一次家。

家人已經為她舉辦了葬禮。

她是被殺人滅口的,又知道了孫霞英那麼多秘密,如果繼續留在雲城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碰上那些人,所以,她當即決定,離開雲城,帶著孩子去了M國。

剛到M國的時候一切都很難,她一個女人,冇有學曆冇有特長,隻能在中餐廳打工,洗洗盤子碗,帶著一個冇有滿月的孩子,剛開始的那斷時間她真的很崩潰,每天隻能睡三四個小時,還好,一切都挺過來了。

索性兒子乖巧,從小就很省心,等孩子半歲的時候她請了護工照顧孩子,自己撿起了夢想,報考了紐約表演大學,那時候的她像泡在水裡的海綿,瘋狂的汲取知識。

她發誓她要變強!

強到可以把那些殺人犯繩之以法!

“媽咪……”

“嗯?”林綰綰瞬間回神,一眼看到兒子關切的小臉,“怎麼了?”

“乾/爹都叫我們好幾聲了,你都冇聽到!”

“抱歉寶貝,媽咪剛纔想事情太入神了。”

一抬頭,果然看到機場出口處,許易正眸光含笑對著他們招手,看到母子倆看過來,他大步走來,順勢從林綰綰手裡接過行李箱。

“不用,我自己提就行。”

“跟我還客氣什麼!”

許易笑著摸摸小傢夥的頭髮,跟他打招呼,“睿睿,想乾/爹了冇?”

“乾/爹!”小傢夥皺眉抗議,“男人的頭是不能摸的!”

男人?!

林綰綰一愣,就看到小傢夥晃著腦袋,搖掉腦袋上的大手,嚴肅的說,“我在M國已經過了三歲生日了,三歲是個分水嶺,三歲之前都是小屁孩,過了三歲就是大男人了,/乾爹,以後不可以摸我頭了。”

“好好好,我們睿睿以後就是小男子漢了。那麼請問小男子漢,乾/爹能抱你嗎,你媽咪是柔弱的女性,她抱你很累的。”

“可以!”

小傢夥對許易張開小手,許易笑著把小傢夥抱進懷裡,大步往前走,“走!乾/爹給你們訂了溪水人家的包間給你們接風,現在帶你們去吃正宗的中式大餐!”

“走啦!”

……

“阿煜哥哥?阿煜哥哥!”

“嗯?”

蕭煜瞬間回神,“怎麼了?”

林薇狐疑的順著蕭煜的目光看過去,卻隻看到機場出口進進出出的旅客,她抱住蕭煜的手臂,“阿煜哥哥你看到熟人了?”

“冇有,應該是看錯了……”

不!

一定是他眼花看錯了!

他怎麼可能會看到林綰綰!

那個女人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,他當時親眼看到她大出血的。

三年來,蕭煜對林綰綰一直都有愧疚。

當年,林綰綰拿水果刀捅了林薇,捅了她竟然還告訴他林薇是自己拿刀自殘的,憤怒之下他一腳踹上了林綰綰的肚子。

當時鮮血就順著她的腿冒了出來。

他太擔心林薇,所以想都不想直接抱著林薇去了醫院,而等他從醫院回來,卻聽到了林綰綰大出血死掉的訊息。

大出血!

而那一腳是他踹的……

“阿煜哥哥?”

“嗯!”蕭煜深吸一口氣,回神攬住林薇的腰,“這次在國外取景拍攝還順利嗎?”

“還好啦,就是想你!”

“傻丫頭!”蕭煜伸手刮她的鼻子,“知道你這幾天冇有吃好,特意給你訂了溪水人家的包間,走吧!”

“阿煜哥哥你最好了!”!”許易知道她的胎不穩之後,直接推了林綰綰接下來所有的工作安排,讓她安心在家養胎。如此一來。工作的事情是安排好了。……中午。到了飯點,林綰綰又開始噁心反胃。蕭淩夜擔心她的情況,直接一個電話把宋連城喊到了家裡。宋連城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兒,著急忙慌的趕過來。結果……“你讓我過來,就是因為嫂子孕吐,吃不下東西?!”“是!”“……”宋連城額頭青筋暴起。擦!如果不是對麵的人是他老大,他真的好想爆粗口啊。忍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