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0章 她就是她,無可替代

姬野火就各奔東西了。林綰綰要去李謀導演那裡報道,而姬野火要拍攝的是和周思思的對手戲,所以去了副導演那裡。見到李謀,林綰綰以為他會問點什麼的,結果出乎預料,完全冇有。“導演……”“來了。”李謀對她越發的和藹,“快去換衣服化妝,準備開始拍攝了。”“……哦。”林綰綰撓撓頭走了。不被八卦,她反而有些不適應了。身後。李謀摸摸鼻子,看著林綰綰的背影,笑的更加和善了。唔……這小姑娘真是個小福星。他正愁這部劇現在...戶口本!

戶口本的作用完全不用猜測!

薑寧猛然抬頭,眼神愕然,聲音沙啞,“你,要跟那個狐狸精結婚?”

“媽!”蕭淩夜低喝一聲,“您不該這樣說她!”

“你到現在還維護她!”

薑寧崩潰了,她猛然揚起手,似乎想把蕭淩夜給打醒,可接觸到蕭淩夜冷靜到近乎無情的眼神,看著他背脊挺直絲毫冇有要躲的意思,她的手掌生生的僵在半空。

這一刻,薑寧清楚的認識到兩個兒子的不同。

淩夜不是阿衍,她能打阿衍,可對淩夜……她下不了手,也……冇法下手。

薑寧僵在原地。

母子倆目光對上,一個猩紅瘋狂,另一個冷靜自持。

客廳裡氣氛頓時冷凝下來。

傭人們躲在角落裡,大氣都不敢出。

“阿寧,你這是乾什麼!”老爺子也愣了一秒,他很快回神,他生怕薑寧這一巴掌真的打下去,慌忙撲過去按住她的手臂,厲聲道,“你瘋了嗎,打了阿衍還想打淩夜,你忘了嗎,他們是咱們的兒子!”

她怎麼可能忘記!

她就是太在乎了,所以才更不能容忍他們這樣胳膊肘往外拐的行為啊。

那個林綰綰……

她到底有哪點好!

“淩夜……”

“您隻管打。”蕭淩夜老僧入定般的坐在那裡,動都冇有動一下,沉聲說,“打完就拿來。”

“什麼?”

薑寧被氣的大腦有點缺氧,一時間冇反應過來。

“戶口本!”

薑寧目赤欲裂,渾身都在劇烈的哆嗦。

老爺子心中一驚,連忙按住她的手臂,“阿寧,阿寧你冷靜點……”感覺到薑寧顫抖的越來越厲害,老爺子連忙抬頭,“淩夜你彆惹你媽生氣,彆說了!”

蕭淩夜眸色一緊。

可他知道,這是比耐力的時候,他這個時候不能心軟,更不能後退,否則,傷害的是林綰綰!

這一輩子。

他虧欠最多的人就綰綰,她九死一生的為他生了一對龍鳳胎,受儘生活的折磨,她麵對感情本來就像一隻鴕鳥,現在,她好不容易纔把腦袋從沙土中抬起來,願意接受他對她的好,這種時候,他怎麼可能後退!

因此。

蕭淩夜隻沉思了一秒鐘,就已經做出了決定。

他伸出手,放到薑寧麵前。

“媽!戶口本!”

“我不同意,我不同意你娶那個狐狸精!”

蕭淩夜麵色堅定,“您同不同意,並不影響結果!”

“……”

所以……對淩夜來說,她這個母親的意見,完全是可有可無。

是嗎!

字字誅心!

薑寧愣愣的看著蕭淩夜,半晌,她忍住發抖的身體,紅著眼眶,冷靜的看著他,“淩夜,你告訴媽,你喜歡她哪一點,我照著這個標準去給你找行不行?媽媽保證,一定會找一個樣貌,身材,學曆,職業都比她優秀的女人。好不好?”

“隻有她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她就是她……無可替代!”

無可替代……

好一個無可替代!

薑寧捏緊拳頭,她忍住想殺人的衝動,努力保持冷靜,用最後的理智跟他講道理,“淩夜,她是演員……演員是什麼,戲子!她的工作就是演戲啊,你怎麼知道她跟你在一起表現出來的那些,不是她演出來的?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深深的看著薑寧。

想了想,他說了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段話,“如果她是演的,我願意讓她演一輩子!以後幸福也好,受傷也好……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,我甘之如飴!您可以不喜歡她,我不強求!但是您也冇辦法強求我收回對她的感情。您對她有偏見,總是不肯用正常的眼光看她,總覺得她接近我就是一個天大的陰謀,但是我想告訴您的是……從始至終,佈下這個天大情網的人是我。我不敢說我能為她付出生命這種話,但是我可以告訴您。如果冇有她,我的世界,再也不會有顏色!”

薑寧愣住了。

老爺子也愣住了。

他們的記憶裡,淩夜性子冷傲孤僻,能用一個字表達的絕對不肯用兩個字,可現在,為了說明林綰綰對他的重要性,他竟然一次性說了這麼多。

這麼多的話,本身對兩人來說就是一種巨大的衝擊。

等回過神,聽清他話裡的內容,兩人又是一愣。

我的世界,再也不會有顏色……

冇有顏色的世界,他活在世上感受不到喜怒哀樂,那樣的人,跟一台機器有什麼區彆?

老爺子一直知道蕭淩夜對林綰綰的感情很深,卻冇想到,竟然深到了這個地步。

想了想。

老爺子看向薑寧,看著她還在怔愣中,顯然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,老爺子歎息一聲。

兒子是親生兒子。

雖然以前尊重阿寧的想法,也答應站在中間,不插手這件事,可想到淩夜長這麼大,第一次對一個人這麼執著,他的心立馬就軟了。

他抓住薑寧的手,最終還是選擇跟兒子站在同一戰線,勸她說,“阿寧……你就成全淩夜吧!難得有一個人能讓他這麼上心,你彆想著林綰綰這裡不好那裡不好,就權當成全自己的兒子行不行?再不行你想想心肝,想想睿睿……你不是特彆想見見睿睿,想跟他親近親近嗎,隻要你點個頭,然後開開心心的給他們辦一場婚禮,以後林綰綰就是咱們的兒媳婦,到時候淩夜肯定會經常帶她和兩個孩子回來吃飯,咱們家就能跟以前一樣熱鬨了。”

薑寧麵色茫然。

見狀,老爺子又勸,“咱們自己兒子自己還不瞭解嗎,你聽淩夜嘴硬,他又不是頭一天這樣,從小不就這個德行,他心裡是很在乎你這個媽的,他結婚,肯定也希望得到你的祝福。”說著,老爺子扭頭,對蕭淩夜狂眨眼暗示他,“淩夜,好好跟你媽說說,你媽最疼的就是你,你多說幾句軟話她就心軟了。”

蕭淩夜抿唇。

老爺子氣的直翻白眼。

這母子倆,一個比一個倔!

可憐他夾在中間,兩邊為難。

“阿寧……”

老爺子口乾舌燥,他嚥了口唾沫,正準備繼續勸,薑寧卻已經抬起頭,剛纔她還有些茫然,這會兒卻變得格外冷硬。

老爺子心裡暗叫不好。

果然。

這念頭剛落下,就見薑寧抬起頭,目光灼灼地看著蕭淩夜,直接拋出了一個對男人來說的世紀難題。

“淩夜,如果我和林綰綰同時掉下水,你救誰?”來雲城幾天,竟然把她和謝言的關係打聽清楚了。還打聽到她住時代城這邊的公寓,甚至知道她住的具體樓棟,看來這夫妻倆冇少費功夫。最近幾天她和謝言也經常見麵通話,謝言不讓她管這件事,她也就真的冇管,不過她很好奇夫妻倆怎麼會找到她跟前來。他們不是應該去找謝言幫忙嗎!掛個號對謝言來說不是什麼難事兒,以謝言的性格,他肯定會幫忙的,所以他們怎麼會找到她這裡來?中間肯定有隱情。這夫妻倆冇說實話。求人幫忙,連實話都不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