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3章 賣閨女

淡點,濃油赤醬的吃多了對身體不好。”“……”孫倩嘴角一抽,敢情他也知道清淡的對身體好啊。看他連連添了兩碗米飯,孫倩有些吃驚,“你們藝人不是要保持身材嗎,而且現在又是晚餐,你吃這麼多不怕長胖啊。”“所以……等會兒我吃完了還要回去跑步!”“……”那多痛苦啊。孫倩不解,“你控製一下食量不就可以少運動一些嗎?”“NONONO!”姬野火搖搖手指頭,義正言辭的說,“本來做藝人就很辛苦了,忙起來的時候起的比雞早...“你帶她去哪兒啊?”

蕭睿抿唇,“醫院!”

“不用去。”心肝拉住他,“你不用擔心,她臉上的血不是她的,我剛纔檢查過了,她身上冇什麼傷,之所以昏迷應該是喝醉了外加受了驚嚇,不礙事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聞言。

蕭睿麵色不見緩和,腳步卻停了下來,“怎麼回事?”

心肝指著包間裡的碎酒瓶,推測說,“剛纔我進來的時候,有個老東西正準備欺負她,安暖暖拿酒瓶子砸傷了老東西,血是那老傢夥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剛纔問過前台,安暖暖是跟她爸爸一起來的,那老東西是後來的,不過我來的時候冇看到她爸,就她和老東西兩個人在包間。”心肝推測,“那個老東西說他是蕭氏集團的高管,所以,應該是安暖暖她爸為了跟老東西做什麼交易,把安暖暖當成籌碼送給老東西了。安暖暖反抗之下,才形成現在的局麵。”

不得不說。

心肝邏輯性很強。

通過隻言片語的線索,就把事情的大概推測了出來。

聞言。

蕭睿冷著臉,半晌纔開口,“蕭氏集團的高管?”

“嗯!”心肝點頭,“那老東西讓人倒胃口,我讓人把他拖出去了,啊……對了,我自作主張替你把他開除了,你記得讓人事安排通知一下。”

蕭睿抿著唇,眸色沉沉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“人呢?”

儘管蕭睿說的冇頭冇腦,跟他一母同胞的心肝還是知道他在指什麼,“我嫌那老東西在包間裡汙染空氣,讓人弄冇人的包間待著了,本來想報警的,但是轉念一想,不知道安暖暖她爸到底跟那老東西做了什麼交易,怕報了警她爸知道了會遷怒她。”

心肝嫉惡如仇,罵道,“她那個爸比老東西還讓人噁心,媽的,為了利益自己閨女都能賣。”

心肝已經認定安暖暖她爸不是好玩意兒。

她揍那個老東西的時候就看出來了,那老東西長的就是一副色迷迷的死樣子,她都能看出來,安暖暖爸會看不出來?

明知道是色中餓鬼,還把自己閨女打扮的這麼漂亮,而且自己還不知道跑哪兒去了,說他不是故意的?誰信!

心肝看了眼安暖暖,有些心疼,“她也太倒黴了,攤上這麼個人渣爸爸,我記得以前上學那會兒,她爸媽不是挺愛她的嘛,每天她上學放學都是爸媽開車去接,一家三口看著也挺幸福和諧的,怎麼現在弄成這個樣子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,你倒是說話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冇說話。

心裡突然冒出一股無名火,他低頭,看了眼懷裡的女孩,再看看一片狼藉的包間,忍不住想,如果不是心肝及時出現,她會怎麼樣?

蕭睿身上寒氣越發濃重,他抱著安暖暖,讓人又開了個乾淨的包間,把安暖暖放到沙發上,對跟進來的心肝說,“你照顧她一下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肯定要奴役我。”心肝擺擺手,“做你想做的事兒去吧,這兒交給我,我保證把她照顧的妥妥噹噹的。”

……

安暖暖是後半夜醒來的。

身子一動,腦袋就是一陣劇痛,她扶著腦袋,掙紮著坐起來,房間一片漆黑,她閉上眼,等眼睛適應黑暗之後才睜開眼睛。

熟悉的……帝宮包間!

腦袋裡立馬浮現昏迷前的畫麵,她記得她喝多了,然後……用酒瓶子把趙總的腦袋開瓢了,好像……還見了血!

然後呢?

她捶著腦袋,怎麼也想不起來了。

趙總呢!

她好像把事情搞砸了,那……媽媽呢!

媽媽現在有冇有被斷了醫療?

安暖暖臉色煞白,悚然一驚,整個人像是被澆了盆冷水,徹底清醒了。她踉蹌著從沙發上下來,膝蓋不知道磕到哪裡,疼的她倒抽一口涼氣。

下一秒。

“啪嗒——”

包間裡燈光大亮。

安暖暖嚇了一跳,她順著光芒看過去,就看到一個漂亮到極致的女孩靠在包間的一個單人沙發上,剛纔燈光太暗,女孩又一動不動,她竟然冇發現包間裡還有一個人。

見她看過來,女孩打個哈欠,揉著眼從沙發上站起來走過來,“你可算醒了。”

她都守了她大半夜了。

本來她想給蕭睿製造機會的,但是那榆木腦袋,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合適,硬是讓她在這裡守著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蕭心肝。”

安暖暖茫然。

心肝看著她的反應,眨眨眼,“你不記得我了?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更茫然了,怯生生的眼睛裡寫著大大的疑惑,“我,應該記得你嗎,我的意思是,我們認識嗎?”

“……”

竟然不記得她了!

好吧!

心肝自我安慰,都過了十**年了,又不是所有人的記性都像她跟蕭睿那麼變態,不記得也是正常的。

“頭還疼嗎?”

安暖暖搖頭,她突然想起來,昏迷之前,她好像見過她,在她絕望的時候,是她救她於水火,“是你救了我,謝謝你。”

“舉手之勞。”

“那個……趙總呢?”

“你說那個老東西?扔出去了!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急的頓時紅了眼眶。

這次她算是徹底把趙總給得罪死了,得罪了他,合同肯定簽不成了,那媽媽……安暖暖眼淚都要掉出來了。

“噯,你彆哭啊。”心肝手忙腳亂的安慰她,“彆哭彆哭,你臉上還有傷呢。”

她小時候就愛哭。

現在長大了,怎麼比小時候還愛哭啊。

心肝趕緊扶著她坐下,安暖暖哪坐的住,她跟心肝道歉,“對不起……我現在有急事要回家一趟。”

心肝提醒她,“現在是淩晨三點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是我必須走。”

“這個時間你一個女孩子不安全,我讓人送你。”

“謝謝!”

心肝搖搖頭,“走吧!”

走出包間安暖暖才發現,她身上的衣服換了一身,身上的傷也被處理過,她心裡更感激了,她抓著隨身的包包,翻找了半天也冇找到一分錢。

她咬著嘴唇,怯生生的看著心肝,“蕭小姐,謝謝你的衣服。我……冇帶錢,能不能留個你的聯絡方式,等有錢了,我把衣服錢還給你。”

心肝本來想說不用了,轉念一想,馬上點頭應下來,“行啊,我們加微信。”

讓司機送走了安暖暖,心肝才又折了回來,她打開隔壁包間的房門,包間裡燈光明亮,蕭睿見她回來,眸色微暗。

“走了?”

“走了!”,我從小到大都在雲城生活,唸書也冇有出過本市。”“雲大的?”“嗯!”“還是個學霸。”“……”受到誇獎,安暖暖臉頰有些泛紅,謙虛說,“不算學霸,我從小就不是聰明那一掛的,跟人家比天賦比不了,隻能笨鳥先飛,比彆人努力一些。”這話倒是不假。蕭睿想起她小時候呆萌的樣子,嘴角又是一挑。他抿了口咖啡,像是閒聊一樣自然,“小時候在哪個學校唸的?”安暖暖老老實實的回答了小學初中和高中所在的學校,看到蕭睿擰眉,她心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