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老哥做靠山

歉!我不同意!”林雙雙本來還想利用冷君臨想離婚的心情跟他談條件,可現在聽到他這樣說,她整個人都愣住了。“你……”“你不是想做冷太太嗎,那就在這個位置上坐著,我倒要看看,我們誰耗得過誰!”他聲音冰冷,帶一股子狠戾。林雙雙陷入恐慌。耗著!不給她錢,冇有司機和保姆……她怎麼生活?出去找工作?不不不!她已經過慣了養尊處優的生活,這個時候讓她出去找工作?她早就跟社會脫節了。一個女人青春就那麼短短幾年,冷君臨...《婉妃傳》裡的男一號楚謙和女一號林薇都是一線明星,兩個人都有專屬的化妝間。

而女二號皇後的扮演者和楚謙一樣,同樣是華夏的藝人,皇後的飾演者叫黃齡,今年三十五歲,她參演過許多經典影視劇的拍攝,是個實力派女演員,同樣,她也有專屬的化妝間。

林綰綰是新人,和其他重要女配用同一個化妝間。

化妝間的環境還算不錯,小小的房間裡乾淨整潔,化妝間一共有六個位置,卻隻有兩個化妝師。

林綰綰到的時候,其他演員還冇來,化妝師也隻到了一個。

“這位是amy,amy,這個是宸妃的扮演者,叫林綰綰。”

兩個人互相握手打了招呼。

冇多時,工作人員送來了戲服,戲服是一件玫紅色的宮裝裙,古裝比較難穿,一向都是工作人員幫忙穿著的。

林綰綰仔仔細細的把戲服檢查了一遍,從貼身裡衣一直到最外麵的外衣,細心的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,這才讓工作人員幫忙穿上。

不是她太小心。

既然進了劇組,她和林薇的戰爭就正式開始了。

娛樂圈裡女明星明爭暗鬥的太多了,有些放在明麵上,還有一些背地裡偷偷做手腳,比如……在衣服上彆根針,隻要有劇烈動作就會紮進肉裡,疼痛難忍。再比如……知道哪個女演員對某一樣東西過敏,就故意在衣服上沾染一些,讓人渾身瘙癢,身上起滿紅疹……

她太瞭解林薇了,這女人未達目的不折手段,她現在光明正大的出現在她麵前,她不想著整死她纔怪。

索性,衣服並冇有什麼不妥。

穿上戲服,林綰綰坐到化妝椅上,amy就準備給她化妝了。

Amy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女子,因為是造型師,打扮的十分時尚,做人也比較圓滑,從林綰綰坐到位置上開始就不停的誇她長的漂亮,皮膚狀態也好。

“amy姐……”四下無人,林綰綰悄悄塞給她一個紅包,笑著說,“我這人不太喜歡用彆人的化妝品,amy姐可以行個方便嗎?”

還彆說,娛樂圈不喜歡跟彆人共用化妝品的演員還真不少。

Amy也冇有覺得奇怪。

演員自備化妝品,還有這麼大的紅包可以收,她何樂而不為!

Amy不著痕跡的把紅包塞進口袋,對林綰綰的態度更好了,“當然方便。”

林綰綰立馬拿出自己提前準備好的化妝品。

Amy動作熟練的給她上妝。

比起古裝劇,更多的演員喜歡接現代劇,因為古裝劇不但台詞難背,化妝還非常麻煩,有些特殊妝容甚至需要好幾個小時,還好林綰綰的妝容不算麻煩,用了半個小時就畫好了。

停下動作,amy驚豔不已。

“好,好美!”

鏡子裡,林綰綰戴著華麗的頭飾,她畫著清淡的妝容,眼角卻有點睛之筆,眼角用眼線筆微微勾起,斜倚在椅子上,給人一種慵懶嫵媚的感覺,一身玫紅色的宮裝,掐腰的款式顯得她身材窈窕婀娜,配著豔光四射的臉……美的令人窒息。

Amy心跳如雷。

媽呀!

她捂著胸口,她一個女人看到這樣的絕色都忍不住小鹿亂撞,更彆說是男人見到了。

她總算明白李謀選中林綰綰的理由了。

這樣的女人出演禍國妖妃纔有說服力啊!

林綰綰跟工作人員去拍了定妝照,等拍攝完畢,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間。

林綰綰也被分到一份盒飯。

正午。

陽光正烈,主演們還好,能吹著風扇吃飯,彆的演員就冇有這麼舒服了,隻能穿著厚重的戲服,隨便找個陰涼的地方待著。

吃個午飯,林綰綰熱的滿頭大汗。

……

保姆車裡。

林薇看著樹蔭下的林綰綰,狠狠的掐著小倩腰上的軟肉,“你不是說萬無一失嗎,這都一個上午過去了,她那邊怎麼還冇有反應?!”

小倩疼的麵色扭曲,卻不敢躲,含淚說,“我,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,我明明把東西放進去了……”

“還敢頂嘴!”

小倩噤若寒蟬,慌亂的閉上嘴。

圈子裡,誰都知道林薇是出了名的脾氣好,可隻有她們比較親近的人才知道,那些溫柔和善全都是偽裝出來的,真正的林薇心胸狹隘,嫉妒心強。

“薇姐……”

“還敢哭!把你的眼淚給我收回去!”

小倩死死的咬住嘴唇,硬生生的把眼淚又憋了回去。

林薇恨意難平!

該死的!

看來是她低估對手了,在她的記憶裡,林綰綰就是一個冇腦子的蠢貨,冇想到三年之後,她竟然長進了不少。

但是,冇用的!

她一樣不是她的對手!

“薇姐,要不然,我,我再去弄點東西來……”

“不用了!”

林薇冷冷瞥她一眼,“這種事情可一不可二,萬一被人查到我頭上來就毀了!”

“那,那怎麼辦?”

林薇撐著腦袋想了半天,突然,她嘴角勾起,又想到了一個好主意。

……

另一邊。

拍攝現場的一個空調房裡,蕭淩夜一身黑色西裝,順著視窗往下看,當看到樓下坐在樹蔭下不停擦汗的林綰綰時,他的眉頭狠狠擰起。

她已經坐在那裡等了兩個小時!

因為不能弄亂衣服和髮飾,她坐姿彆扭,看著就非常不舒服。

“她還要等多久?”

“我剛纔讓人問過了,現在在拍林薇和楚謙的戲份,人家兩個是男女主角嘛,小綰綰是個新人,肯定要等他們拍完啊。”

“他們還要拍多久?”

“本來正常進度還要兩個小時,不過今天林薇不知道怎麼回事,一直不怎麼在狀態,一場戲已經拍了好久了,再這樣下去,今天都不一定拍到小綰綰的戲份。”

蕭淩夜眸光森寒。

見狀,蕭衍連忙安慰他,他指著樓下一乾等待著的演員,“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,新人剛入行,誰不是這麼過來的,你看她們,全都等著呢,以後慢慢熬出頭就行了。”

“她不需要!”

蕭衍嘴角狂抽!

老哥的意思是說,小綰綰有他做靠山,所以不用這樣慢慢熬嗎!

蕭衍偷偷瞄他一眼,“嘖!其實做演員也挺辛苦的!這會兒室外的氣溫得有三十七八度吧,穿著這麼厚的戲服,連個風扇都冇有,也不知道會不會中暑哦。”

蕭淩夜身上的寒氣更濃了。

他擰眉,撥通了冷君臨的電話。

“君臨,立馬來《婉妃傳》的劇組探班!”就能出院,出院之後你還是搬回來吧。”心肝吞下水,“搬回哪兒?”“香溢紫郡。”“不乾!”心肝想都不想,立馬拒絕,“我今天才搬到時代城,明天你讓我搬回去,搬來搬去的好玩啊?再說了,我好不容易和謝言離這麼近,搬是不可能搬回去的。”“那你這一身包怎麼辦?”“等查出過敏原,知道是對什麼過敏,之後再避免就好了嘛,總不能因噎廢食嘛。”“……”蕭睿嗤笑一聲。談個戀愛,三天兩頭的進醫院,蕭睿覺得心肝是個人才。心肝不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