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從冇這麼丟臉過!

還冇有轉正就得罪了老闆……我肯定冇有希望轉正了。”林綰綰笑起來。“嗚嗚,綰綰,你還笑……”林綰綰拉她起來,安慰她說,“你就放心吧,蕭衍不會報複你的。”“真的?”“把心放到肚子裡。他這個人雖然愛玩了點兒,可絕對不是壞人,剛纔他是逗你玩呢。”簡寧是百分百相信林綰綰的。聽到她這樣說,她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。突然——她又想起一個問題。“剛纔那個人是蕭衍,他叫你男朋友叫哥哥,那,那你男朋友不就是……不就是……...林綰綰等的暈暈欲睡。

突然——

李謀身邊的助理頂著太陽小跑過來,“林小姐,導演讓你過去一趟。”

“好!”

林綰綰一個激靈,立馬醒了,她趕緊站起來跟助理一起去了拍攝現場。

遠遠的就看到李謀在對她招手。

“綰綰,快過來!”

“來了。”

林綰綰小跑過去,來到李謀身邊,“導演……”

李謀嚴肅著一張臉,他推推眼鏡,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人影,“那個人看到了嗎,你剛回國可能不知道他,他是國內最大的經紀公司華夏傳媒的總裁,冷君臨!那天你試鏡的時候他也在。”

林綰綰點頭。

冷君臨,她當然認識。

“他今天特地來探班,說來看看你今天的戲份。”李謀拍著她的肩膀,小聲的提點她,“好好把握機會!”

林綰綰又驚又喜。

國內娛樂圈的行情她還是瞭解的。

曾經,國內的巨頭經紀公司是星光傳媒,星光傳媒的老闆餘年藉助妻子孃家的財力和人脈,從默默無聞的小公司一下子發展成了國內最大的經紀公司。

可後來華夏後來居上。

華夏傳媒是五年前纔剛剛註冊的公司,因為背後的大老闆是蕭氏集團,所以在短短一年的時間裡就挖走了娛樂圈大部分的藝人,從實力派到偶像派,毫不誇張的說,現在華夏傳媒的藝人占據了整個娛樂圈的半壁江山。

這麼一個金光閃閃的公司,一線和超一線的存在那麼多,總裁竟然親自來看她一個新人演戲?

她可不認為冷君臨認出她是林雙雙的堂妹,特意來給她開後門的,堂姐林雙雙跟她的關係遠不如跟林薇親密,而且當年她做伴娘跟冷君臨隻有一麵之緣,這麼多年過去,他或許連她是誰都不記得了。

難道是那天試鏡的時候看她表現出眾?

不管了!

無論如何,李導說的對,這是一個非常難的的機會,她應該好好把握!

“林綰綰,冇問題吧?”

“冇問題!”

李謀點點頭,然後就讓助理叫來林薇,讓去換了個妝容和服裝,進行拍攝。

電視劇的拍攝並不是按照順序進行的,所以,拍攝的過程中會經常調整,而兩個人要拍攝的這場戲,是宸妃侍寢的第二天,故事進展到這裡的時候,林薇飾演的婉貴人已經封妃,入住林芳閣。

而宸妃侍寢之後,冇有去拜見皇後,反而直接來了林芳閣,見了婉妃。

婉妃同樣是將軍之女。

是宸妃父親手底下的心腹。

當年,宸妃曾經的名字是李婧,她父親是開國大將軍,手握重兵,先皇去世,新帝登基,新帝疑心病重,因此大將軍一直低調行事,可皇帝還是不放過他。

婉妃父親是新帝的人,當年他在皇帝的授意下“大義滅親”舉報父親謀反,他們一家纔會被滿門抄斬。

而行刑的人,正是婉妃的父親。

因此,婉妃是宸妃最憎恨的殺父仇人之女!

仇人見麵,分外眼紅。

……

“Action!”

鏡頭下,林綰綰就是宸妃。

她來到林芳閣,斜倚在座椅上,端著一杯茶小口小口的抿著,她時不時的看看寢宮裡的裝飾,彷彿純粹是來欣賞景色的。

林薇換上了深色的衣裳,妝容也比上午濃烈了一些,見狀,她眉心輕蹙。

“宸妃妹妹……”

“姐姐這裡好景緻!”宸妃笑著打斷她,她緩緩站起來,走到幾盆名貴的墨菊旁邊,她伸手,十分愛憐的撫摸著花兒的花瓣,笑著說,“眼下的季節還能得這樣的極品,看來傳聞不假……隻是不知,姐姐如今這般尊貴的生活,是多少屍骨堆起來的!”

鏡頭拉近。

她麵色依舊含著笑,指尖卻狠狠一碾,原本開的正好的墨菊瞬間被攔腰斬斷。

“呀!真是抱歉,妹妹手糙,不小心竟折了這花兒,聽說婉妃姐姐最是體貼良善,想來是不會與妹妹一般計較的,哦?”

說著,她眉梢上揚,整個人的氣場驀然一變,她眯著眼,側首盯著婉妃,狹長的鳳眸中寒光乍現,壓迫感十足。

“一朵,一朵……”

……

周圍眾人的情緒也被林綰綰帶動,忍不住都緊張了起來。

接下來該林薇說台詞。

可林薇看著渾身煞氣的林綰綰,一時間竟然忘了說詞,愣在那裡。

“哢!”

李謀氣的差點吐血,林綰綰的情緒這麼飽滿,拍出來的效果這麼好,這麼關鍵的時刻,林薇竟然走神!

李謀工作的時候是出了名的認真,見狀,也不管林薇是不是一線,從監視器後方抬頭,厲聲怒斥起來,“林薇!你在搞什麼?!”

林薇咬緊嘴唇,“對不起導演!”

李謀壓下怒火,“再來一次!”

重新來過,林綰綰情緒依舊飽滿,甚至發揮的比上一次更好,說完詞,她像是地獄裡爬出來的幽靈,眼神更加冷冽。

“一,一朵墨菊而,而已……”妹妹若是喜歡,拿去便是。

林薇覺得渾身像被毒蛇纏繞,全身陰冷陰冷的,腦袋裡一片空白,結巴的更厲害了,後麵的台詞怎麼都說不完整了。

“哢!”

李謀大怒,他劈頭蓋臉的大罵,“林薇!婉妃是處事不驚遇事不亂的,你一臉驚恐是什麼鬼!重來!”

於是,再次重新拍攝。

第三次!

第四次!

全都以失敗告終。

林綰綰看一眼林薇,跟李謀說,“導演,要不休息一會兒吧。”

“好,休息十分鐘!”

工作人員立馬散開。

林薇立馬衝到林綰綰麵前,她壓著怒火,“林綰綰,你對我做了什麼?”

為什麼隻要她看到她的眼睛就會忘詞!

“林薇,隻要我今天不放過你,你就會一直NG,你信不信?”林綰綰笑著說。

“不可能!”

看到有人看過來,林薇立馬忍著怒氣離開了,她拿著台詞不停的跟助理對戲。

每次都成功的念出了台詞。

“十分鐘到了,繼續拍攝!”

對戲的時候行,可隻要正經拍攝,隻要看到林綰綰的眼睛,林薇就會繼續忘詞!連續拍攝了十八次,林薇一次次出錯,最後甚至連一個字都念不出來。

諾大的拍攝現場鴉雀無聲。

眾人看著處在爆發邊緣的李謀,現在的工作人員們一個個噤若寒蟬,誰也不敢這個時候開口。

“哢哢哢!”

李謀暴怒,他一把擼掉腦袋上的帽子,用力砸到地上,“連句台詞都說不好,你到底會不會演戲!能演就演,不能演就給老子捲鋪蓋走人!”

林薇進圈子三年,從來冇有這樣丟臉過!

她紅著眼眶咬緊牙關。

戲服的長袖下,她死死握著拳頭,長長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!

林綰綰!

林綰綰!

她發誓,她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!酒接過來,打開拿出來一瓶,“綰綰小時候承蒙你們多照顧,我心裡感激,想陪您喝兩杯,不知道您給不給這個麵子。”還彆說。蕭淩夜平時最毒,可如果說起鬨人開心的話,那也是不含糊的。一番話既撇去了林綰綰“見外”的乾係,也凸顯了他對林大爹和周大娘兩個人的重視,還展現了他對林綰綰的愛護。兩人一聽,對視一眼,立馬眉開眼笑。“啥麵子不麵子的,侄女婿你太見外了,來來來,咱們邊說邊喝,我跟你說說綰綰小時候乾過的事兒,哈哈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